蘇州自由行 美食|陽澄湖大閘蟹!秋風起 蟹正肥,蟹蟹光臨!

台灣松山機場飛往上海浦東機場直奔江蘇昆山巴城鎮,只要心中有陽澄湖大閘蟹,不遠不遠!巴城是離陽澄湖最近的鄉鎮,秋風起,蟹正肥,集市養蟹餐廳吃蟹,生意興隆。落座後聽金海岸酒樓「蟹」老闆說,每年為蟹癡情涎墜,特別搭機來啖蟹收涎返家的饕客,數不清了!

熟門熟路的台商友人吃大閘蟹經驗已有十多年,立即點給我們四兩多的一公蟹一母蟹。陽澄湖大閘蟹煮完端上來是亮橘色的,紮著黑白的棉繩,不是印象中以為是細麻繩。母蟹吃蟹黃公蟹吃蟹膏,吃蟹要有好學精神,不要胡里胡塗當了「白吃」。

其實,大閘蟹筆記全是友人說給我聽的。先來分辨母蟹,我已經將腹部朝上讓讀者端詳,圓寬形狀且只有兩螯有一團灰黑色絨毛,就肯定是母蟹。

曾經看過一位吃蟹高手,吃完大閘蟹,還能完整還原蟹形,感覺大閘蟹已經忠孝兩全退役了。雙手有勁的饕客,揭開蟹蓋一氣呵成。記得先丟掉容易潛藏細菌的蟹胃,免得腹瀉。

母蟹吃起來肉質非常細嫩,有人形容蟹黃似凝脂。母蟹吃蟹黃,香稠地滿嘴吸的咂巴咂巴,也可以淋點甜薑醋醬帶出大閘蟹的鮮甜。

吃蟹要自己吮指回味,千萬不要像吃蝦,還有太后等著小李子剝好入口。公蟹的腹部呈現尖窄的三角形,八只腿上還有排列如刷子的細毛。在中秋節後到12月都是好食時節,此時公蟹最是美味。

層層密實的蟹膏,連邊緣都可以掏出一層厚厚蟹膏。唐代大詩人李白十分愛吃蟹,吃蟹飲酒之間,隨意捻來《月下獨酌》:「蟹螯即金液,糟丘是蓬萊。且須飲美酒,乘月醉高台。」感覺詩仙一出手,大閘蟹更加黃袍加身了。

農家菜

農家菜是先吃的,最後才上一整籃的大閘蟹,先放照片為引讀者垂涎。小時候吃螺是那種尖細尖細的,要吸老半天然後滿嘴辣汁。巴城鎮吃螺也是用吸的,此起彼落滋滋聲不絕於耳,沒在客氣。

陽澄湖的蝦子以汆燙帶點酒味上桌,我覺得這麼大的蝦頭,而蝦肉卻是一咪咪,沒什麼意思。吃起來也是滿嘴河鮮味,就是不過癮。

素炒水芹是一道頓號,讓我們在一陣狼吞虎嚥中開始細嚼慢嚥。水生野菜的水芹跟旱芹菜不同,爽口帶著清香味兒。

甕仔魚的肉質非常細緻鮮嫩,紅燒的做法非常入味,不過一筷下去魚身就趴了,而且太多小刺,每個人都吃的很小心。

滷汁燉煮的扣肉,切成薄片入口就似乎要在嘴中溶化了,看起來油答答,卻是一場誤會,完全沒有油膩感。同桌饕客都覺得要一籠白饅頭夾著吃才對啊!

落地跑的雞吃起來結實,唇齒拉扯間還看到絲絲紋理,湯頭鮮味濃稠。令人想起台北陽明山草山行館老母雞燉雞湯,又濃又稠的滋味,只是那是一盅,這裡是一海碗。

倒敘

我們在上桌前來看餐廳姥姥切「蘆筍」(巴城鎮蟹老闆是這樣說的,如果有誤,敬請指正),斷成一節一節地再剝掉外面地粗皮纖維,要給我們當零嘴。

蘆筍很像早期台灣鄉鎮孩子追糖廠五分車,拉下的那種白甘蔗。不過巴城鎮的味道比較不這麼甜帶著清香味兒,而且是一支瘦瘦的綠色小細桿。

倒敘

來到蟹老闆養蟹的地方。陽澄湖大閘蟹捕來後要養在這些池子的籠子裡餵吃小蝦小米什麼的,客人來了,捲起籃籠挑起重的蟹將,存活小的蟹兵。

蟹老闆挑了各一只母蟹和公蟹,擺在圓潤的臉龐讓我拍照。巴城鎮的大閘蟹年產值經濟近30億,蟹老闆呈現著滿臉的幸福感。

大陸的模式比較像市集,有點像台北的上引水產市場。不過巴城鎮沒有賣魚賣蝦的,全部是養蟹人家,蟹蟹光臨。

我們是先去開眼界看蟹池。挑好的蟹由專車抵送蟹老闆的餐廳,尾隨過來馬上看到大玻璃窗上,南宋大詩人陸游為味美螃蟹做的廣告「蟹肥暫擘饞涎墜,酒綠初傾老眼明」。

 

跟著阿嬤去旅行:江蘇昆山巴城鎮大閘蟹尋蟹味

11月的江蘇旅行,來吃陽澄湖大閘蟹是聰明之舉,對吧!當然,第一晚就直奔離陽澄湖最近的江蘇昆山巴城鎮,家家戶戶都是養蟹料理蟹的人家。秋蟹時分,來一對陽澄湖大閘蟹,是垂涎的雙重美味,一桌圓滿盡興的餐食,就是幸福。

巴城鎮金海岸酒樓

蘇州昆山巴城鎮巴解路336號

0512-55138085

(自費消費。餐飲的美味帶著主觀喜好,請讀者自行斟酌)

 

「你的一個讚,給阿嬤一分勇敢的力量。」–Lucas阿嬤

You may also like

2 篇迴響

  1. 我這兒是內陸, 吃海鮮就像是吃 “黃金” 食物! 當地人甚至不知蝦的原色, 只知道是菊紅色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